毛泽东与赫鲁晓夫吃饭趣事:轻松吃红辣椒才算志同道合

  我作为翻译,要执行任务,于是向在座的苏联贵宾转达了这个挑战。布尔加宁率先响应,痛痛快快地把一个尖辣椒塞进嘴里,他以为东道主吃的是甜辣椒哩。谁知这一来惊倒四座。辣椒差点没使他背过气去,连咳带呛,鼻涕眼泪一起流,连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  毛泽东继续谈他的战略战术,“好,这块海参经过咀嚼吞进肚里去了,没有问题了,于是我又看上了第二块海参。这块大一点儿,而月。躺在盘子里很馋人,我把它夹起来,瞧,就像眼前这样子。但是我还不忙把它放进嘴里。我先把它夹住悬在空中,让别人看看我的力量,然后我再去物色第三块能激起食欲的海参……”

  “为这个战略干杯!”布尔加宁建议。不等别人响应,他先喝了自己的一杯。不久,他的衬衫变得窄小起来,上过浆的领圈紧紧勒着脖子,在油光发亮的脖颈上留下了一大块红印。

  1958年夏季的一天,毛泽东主席在北京设宴款待来访的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联代表团。尽管在正式会谈中发生了争吵,但餐桌上气氛还是很活跃的。大家轮流祝酒,谈笑风生,不知不觉地又扯到了中国共产党过去的艰苦卓绝的战争。

  “我们是否应该对共产主义者的红色的党表表忠心呢?”毛泽东指着手边的一小盘红辣椒挑战地说,“在党的积极分子周围是不能没有色彩、没有刺激的啊!作为红辣椒的忠实信徒,我要问,同志们,谁愿意加入到我的红辣椒党里来?”他环顾四座。

  “这个么,很简单。”毛泽东一边说着,一边把象牙筷子伸向滑溜溜的海参,夹起一块。“你瞧,这个滑溜溜的家伙现在在我的手里。我把它送进嘴里,它就只有一条出路,被我的牙齿咀嚼,同我的唾液混在一起,进入肠胃,被我消化。”

  “为什么我们不来为苏联朋友访问中国这座历史古城——北京而干一杯呢?这是件有意义的事。”周恩来举杯向大家建议。他是大家公认的酒神,没人能超过他的酒量。没有一人反对,只有一人弃权,就是赫鲁晓夫,他滴酒不沾,但热诚拥护。

头条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